奇幻學術旅程|夏季學校1/2

在戰爭兒童博物館的實習結束後,我又在歐洲參加了兩個夏季學校才回加拿大。所謂夏季學校,就是把一群國際學生集合起來關在某一個地方就某一個特定主題進行14天密集的知識和社交帳號交換。 一枚中年婦女去參加夏季學校,實在有種難以言喻的怪,周遭都是年紀很輕的學生,但不管怎麼說,在夏季學校吃吃喝喝兩星期就能拿到在加拿大要上12週加無數報告才能拿到的學分,想到第二年可以輕鬆一點(事實證明沒有這回事),若有什麼社交障礙、年紀代溝、文化隔閡,忍一下就過去了。 儘管參加前我如是勸服自己,然夏季學校終究是個旨在國際交流的場域,一旦進去,就不可能輕易置身事外。 兩個夏季學校都帶著獎學金性質,一個由奧地利的Graz大學主辦,另一個是德國歐盟研究中心的課程,申請時我本想著沒補助就不去了,沒想到都拿到全額補助,不去白不去。可為了這兩個夏季學校的作業,倒活生生把歡樂的暑期實習兼歐洲之旅弄得像是在火焰山參加魔鬼訓練營( 去年夏季溫度創歷史新高),還連累了在實習最末段來找我玩的老公,本來以為實習結束後兩個人能去巴爾幹半島遊歷,結果,不會德文的他只能獨自一人等在奧地利的陌生小鎮半個月,又在萊比錫陪我寫論文兩星期,除了在維也納幾日外,什麼都沒玩到又默默獨自回加拿大。

奇幻學術旅程|夏季學校1/2
奇幻學術旅程|夏季學校1/2

Off Xinjiang|新疆人權危機裡和哈薩克人有關的荒謬

當澤米斯古爾的祖母於2018年夏天去世時,她的祖父和父親都無法參加葬禮,他們被拘留在新疆。和許多在中國出生的哈薩克人一樣,澤米斯古爾的父母埃爾博拉特和烏米森在蘇聯解體後,接受哈薩克政府的召喚,回到了他們「歷史的家鄉」,並且成了哈薩克的公民;這一家人也和其他的哈薩克返鄉者(Oralmans)一樣,和他們出生長大的新疆仍然保持著密切的聯繫,埃爾博拉特和烏米森自移居哈薩克後,每年還是都會造訪中國,在哈中邊界來去自如。 然而2017年3月間一次本以為再平常不過的中國之行,卻成了一家子醒不過來的夢靨:新疆地方在他們入境後隨沒收了他們的哈薩克護照,理由是他們利用中國在1997年時配給他們的土地租貸給予其他人、獲取收益,因此他們現在必須放棄土地,並且/或支付約莫60萬人民幣的賠償。埃爾博拉特無力償還這筆賠償,只能同意當局要求,放棄哈薩克國籍,留在新疆。 無助的烏米森等了又等,終於在年底決定先回哈薩克,當地警察告訴她,她們的婚姻會「傷害」埃爾博拉特,最好還是離婚。在蘋果日報做的一個訪談中,澤米斯古爾陳述:「你們也聽說那裡發生什麼事情,總之爸爸媽媽都害怕,他們不想去坐牢,也沒有反對,也沒有多問什麼問題,就覺得應該那樣就該那樣,就簽了字。」烏米森最終簽下離婚協議書,回到哈薩克,一家子從此沒有再收過任何和埃爾博拉特有關確切的消息,可以確定的是放棄哈薩克國籍也沒能換回土地,而由於親戚們害怕收留他,他也無定所,似乎有人看過他在小學當保全並夜宿該地,但這是未能證實的傳聞。

Off Xinjiang|新疆人權危機裡和哈薩克人有關的荒謬
Off Xinjiang|新疆人權危機裡和哈薩克人有關的荒謬
捲|YZ

Writer, Researcher, (ex-)Traveler, Torontonian, Political Scientist in making. 座標多倫多。前半生是折返歐亞大陸的流浪漢,現為半路出家之政治學學徒一枚,主要關注種族、移民、排外、民粹等議題。https://yztoronto.com/